杭州臨安多山,深受驢友青睞,尤其是浙西大峽谷。
  前天晚上,大峽谷里的氣溫一度只有零下2攝氏度,而驢友楊大伯卻結結實實地困在了裡面。接到報警後,臨安昌北派出所和昌化派出所民警兵分兩路,與當地村民一起連夜上山搜救。直到當晚11點30分光景,救援人員花了整整3個小時,才在大峽谷柘林瀑附近找到了大伯。此時,楊大伯的雙腿已凍僵,渾身濕透,鞋子掛著星星點點的冰碴。
  才用擔架將3名受傷驢友抬下山,警方又得知還有1名驢友失蹤
  60歲大伯迷途浙西大峽谷
  搜救隊發現時,他都快凍僵了
  民警上山將受傷驢友送醫後
  才得知還少了一名驢友
  前天下午2點多,昌北派出所先接到了一名驢友報警,說是大峽谷蕎麥林附近有4名驢友受傷,其中3名驢友傷勢較重無法行走,需要支援。
  還好,這時日頭高,很亮堂。
  正好值班的派出所教導員鄭柏林立即和所里3名救援人員趕往事發地。在路上,他們還聯繫了當地的村幹部。臨時組建的這支救援隊,扛著擔架等救援工具上山了。因為對地形比較熟悉,救援隊不久就趕到了蕎麥林,也很快找到了受傷的4名驢友。
  這4名驢友頭部、手腳有不同程度受傷,救援隊用擔架將3名重傷驢友抬下了山,送到了昌化鎮人民醫院救治。
  受傷驢友是杭州某登山協會的會員,當天一早跟隨其他60多名驢友一起從杭州市區出發到昌化鎮九龍村白慄裴,從這裡開始徒步大峽谷柘林瀑。不料,下午2點多,在登山過程中不小心被沿途滑落的石頭砸傷,無奈之下只得報警請求支援。
  鄭柏林又重覆了幾句登山安全,正準備回所里繼續值班。隨行驢友的一句話,突然讓他又緊張起來:“我們還有一名驢友失蹤了,請救救他!”
  啊?還有一個?
  和大部隊拉開了距離
  60歲老驢友最終掉隊
  看看要黑下來的天,鄭柏林皺緊了眉頭。
  這名失蹤的驢友姓楊,已經60歲了,是位攝影愛好者。隨行驢友說,早上9點30分,一行70名驢友乘兩輛大巴到了昌化鎮九龍村駝塢29號下車,準備登山往浙西大峽谷柘林瀑方向走去。剛走了一會,楊大伯就拿出了相機拍攝沿途風景,其餘69名驢友一路往前,而他落在了大隊伍的後面,最終掉隊。
  浙西大峽谷地處昌化、昌北交界處,鄭柏林馬上聯繫了昌化派出所,將情況告知。
  昌化派出所所長黃景一聽也緊張,他們一商量,兩個派出所幾乎全數出動,與當地村民一起在驢友沿途走過的山路附近開展調查走訪。
  天漸漸地黑下來了。大峽谷里真冷,救援隊里,大伙兒都開始搓手取暖。
  晚上8點,救援隊從蕎麥塘村民王師傅這裡得知了一條關鍵線索。據救援隊對楊大伯的體貌描述,王師傅認定,下午4點多,自己在九龍村白慄裴的一條山間基路上曾遇到過他。
  當時,大伯向王師傅打聽大峽谷的柘林瀑景區怎麼走,王師傅見對方全身濕透,估計是上山時掉進水塘了。於是,就告訴他前方路很難走,現在天已快黑,不要再往前了,但楊大伯還是往柘林瀑方向走。
  迷途大伯被找到時
  鞋子上都是冰碴
  救援隊繼續往柘林瀑方向走。
  天已經全黑了,很冷,山路都結冰了,這讓他們越發擔心楊大伯的安危。
  “有人嗎?有人就回應一聲……”大伙兒高聲地喊著。
  一直到深夜11點30分許,救援隊走到大峽谷柘林範圍內的一片樹林時,突然聽到了樹林下方有呼救聲,但聲音微弱,且夾雜著呼呼的風聲。
  循聲望去,這是一片坡度在70度左右的山坡。
  “找到了!在這裡!”忽然,一名救援隊員叫了起來。
  在一塊3米多高的崖壁下方,這名隊員看見了電筒光。大伙兒趕緊都靠過來了,終於看到楊大伯正躺在崖壁旁的一塊岩石上,全身衣服和鞋子都已經濕透,且有結冰,臉色發紫,雙腿凍僵,已經無法行走。
  楊大伯連聲道謝,他說原本還是有信心走這一段的,因為手機里裝了GPS定位系統,連隊友的行走軌跡也能看清,應該可以走到柘林瀑與大部隊會合。不想,因為掉進溪溝里,連帶手機也濕了壞了,所以失聯,但自己還是硬著頭皮走下去,想去會合。不想,走到晚上還是不見大部隊。這個時候力氣已經耗盡了。
  昨天凌晨2點,楊大伯在隊員們的攙扶下走出樹林,到了昌化派出所。
  (原標題:60歲大伯迷途浙西大峽谷搜救隊發現時,他都快凍僵了)
創作者介紹

Tiger

vq86vqcki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